第146章 追他从秘书做起

“你没事吧?”

安抒抒快步上来下意识就帮他拍身上的水。

宋书白紧抠办公椅的把手,差点呼吸不稳。

他连忙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制止,“你别拍了,再拍我不能保证等下能不能控制住自己!”

安抒抒猛地抽回手,这才后知后觉刚才昏头了,连连道歉。

“你这是……有事求我?”

宋书白试探开口,毕竟和她认识这么久,她从未找过他。

安抒抒尴尬讪笑,开门见山道:“我想死了算了!”

“啊?”

宋书白愕然,金丝眼镜也抵挡不住他眼底的惊慌。

“我的意思是,既然很多人都以为安抒抒死了,那就让安抒抒死了算了!”

她坐在一旁的真皮沙发上,认真地同他解释。

宋书白眼底的惊慌变成震惊,“你想干嘛?”

安抒抒把自己的想法对宋书白和盘托出。

她想用这身新马甲,再用新身份去追回周柏霆,希望他能帮她抹去医院里就诊的所有记录。

至于她的新身份,她会自己搞定。

好半晌,宋书白都只是静默地盯着她不发一言,眼里的冰箱似乎要将她凝固住。

一片沉默中,就在安抒抒坐立难安尴尬的脚趾抠地时,宋书白终于凉凉地开口了。

“安抒抒,你当真对我这么狠心?”

“什么?”安抒抒脸上的期待彻底被击碎,惊诧地抬头看他。

他好像彻底怒了,握钢笔的手都因用力而指节泛白轻轻颤抖,声音嘶哑道:“我这些年的付出你看不见吗?”

“现在你跑来对我说要去追一个忘记你的男人,你想过我是什么感受吗?”

这一刻。

安抒抒第一次认真地在这个平日里喜怒不形于色的男人眼里,看到了汹涌的痛色。

她就好像看到了在黑暗里独自舔舐伤口的自己。

那种被挚爱之人伤害的疼痛是那么的锥心刺骨。

而如今,她却将这种痛苦强加于别人。

一时间,她眼眶泛红,深深的自责涌上心头将她笼罩。

“对不起!”

她起身低着头,愧疚难当地轻喃道,“是我没考虑你的感受,你当我没说过,我先走了。”

说罢,她便转身就走。

刚走两步,一只有力的胳膊自她身后圈住她的肩膀,将她虚虚地禁锢在男人的臂弯里。

他很轻很轻地拥着她,就像是对待一个易碎的稀世珍宝。

“不要走……”男人低哑炙热的嗓音充满哽咽。

她能感受到身后男人急促的呼吸声中夹杂着隐忍的克制。

冰凉的液体滴落在她脖颈处,静悄悄地滑落。

他竟然又哭了。

说的话也极尽卑微。

“别走,别不理我,我都答应你,好不好……”

安抒抒的心被揪成一团乱麻,眼泪也跟着滚落。

想说什么,却只觉得喉头被蓄满水的棉花堵住般,难受得不知从何说起。

这些年,她确实亏欠他太多。

无法报答。

“给我个机会好吗,抒抒?”

他掰正她的身体,为她擦拭眼角的泪水。

安抒抒不敢抬眸看他,她怕被他看穿自己此时为了另一个男人哭。

此时此刻,她才真切体会到爱一个人却被另一个漠视的痛苦。

她只能在一片模糊中,看着他鲜红的唇瓣上挂着泪珠在轻轻颤动,说出的话更是让人泪崩。

“你去追寻你的爱,我也依旧会默默守护你。”

“但如果一年之后,他周柏霆依旧不肯接受你,那你能不能……”

他声音顿住,询问的尾音都在发颤,“能不能接受我?”

这一刻,安抒抒只感觉心脏处被人狠狠锤了一下。

抬眸再对上宋书白那双红如枫叶的丹凤眼时,她却早已泪流满面。

她和宋书白为情所困的模样,好像、好像!

有那么一瞬间,她心软了,蓬勃的泪意也在那一刻溃不成军。

明明他们都过了恋爱脑的年纪,为什么还是会被那虚无缥缈的爱伤得体无完肤……

周柏霆带着当庭无罪释放的白芷芊从法院阶梯上下来时,被早已守候的记者围得水泄不通。

面对记者的提问,他只是漠然地护着白芷芊迅速离开,全程犹如一个失去生气的木头人。

驻足在不远处的安抒抒看到这一幕,心脏还是被狠狠刺痛了。

他竟然在得知她死后,依然选择帮白芷芊打官司。

依然那么无微不至地守候在她身边!

她死死攥着手心,指甲深深陷入肉里也不觉得疼。

不明白自己一身伤换来的证据,就这么轻飘飘地被否认,而罪犯却依旧逍遥法外。

她不甘心!

宋书白拍了拍她的背安抚,同样自责道,“原本我想搞垮白家,将白家那几兄弟送进去,他们就无法救白芷芊,却没想到白家二哥竟这么疼爱这个妹妹,那些绑匪都是他亲自挑的,而绑架案他全程也确实知晓参与,证据链完整,故而白二哥成了主犯,白芷芊只被定性为从犯。”

安抒抒努力深呼吸,不得不说她作为五个哥哥的团宠,原本该幸福得跟公主一样,却为了一个男人毁了自己的一生,真是可笑。

她强扯出一抹笑,自我安慰。

白芷芊没进去更好,白家倒台后,看她这个千金大小姐该怎么继续嚣张跋扈?

她有一千种办法对付她。

动她可以,动她的孩子,她一定要让白芷芊后悔没有去监狱里忏悔余生……

B&J律所面试现场。

安抒抒环顾一圈,周遭几十名来应聘的年轻小姑娘全都趴在座上隔着玻璃看着里面坐在C位上的周柏霆,一脸花痴样。

“这老板也太帅了,简直比陆辰枫还帅!”

“你们不知道我就是在外面看到公司简章上有他的照片才来的,天天看帅哥都能多吃几碗饭。”

“我就比你们简单多了,我就是他以前打离婚官司的客户女儿,纯纯就是来应聘追他的!”

“你们说的对,不想泡上司的女秘书就不配做秘书。”

几名女生侃侃而谈,突然有人看向安抒抒,惊叹发问,“美女姐姐,你……你也是来追周律师的吗?”

安抒抒眯着眼心里不住点头,但面上却故作深沉,连连摆手,“我就是来赚钱的!”

毕竟她知道,周柏霆要是知道来应聘的是些个贪恋他美色的花痴,他还哪里会招人进来。

可一旁的年轻小姑娘显然不信,眼睛滴溜溜地盯着她手里一百来万的香奶奶限量版包包,怀疑人生。

安抒抒连忙举包自证,“这可是A货,还花了我好几百,再不赚钱,我这个月可就喝西北风了!”

里头的工作人员出来喊号,“后面30至40号进来面试!”

安抒抒紧张地摸了摸领口,清了清嗓子后便跟着这群小年轻一起进了面试室。

推荐阅读:

在这修真盛行的时代 星河圣朝 五术奇谈 我真的没想装逼啊 全修真界都是我的徒子徒孙 未来大神 绿茵传奇教父 江风施诗叶媛 长生万古:从狱卒开始长生不死砖头闲聊 喷子魔尊,在线掉马 半世影歌 大明逍遥 叶天夜天 守梦人之梦灵 如何精养可爱小血族 霸道总裁的御用小甜心 林英雄陈牛儿飞花朵 林全梅西 末世之掌控星辰 魔法不惟一 我的弟子全是大帝之资陆长生叶秋白 假千金靠玄学封神,全京圈都跪了 重生为商 这个反派有点强 我的绝色美女房东 重生之离夜暗晓 三六一栋 一品神探 我混外八行的那些年 王大锤的大电影 我在洪荒当地主 撼陵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