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无。

云寻岚哒哒敲完字, 等到虞沉发来“好”的回复后才把手腕垂下,指尖拨弄皮球般,将模拟战场接入盔放在地上滚来滚去。

他身上还穿着丝质睡衣, 银发蜿蜒及地, 赤脚坐在窗边的地板上, 偶尔仰头看一眼外头大好的暖阳,那些光摇曳着落在云寻岚面庞, 令他看上去有种莫名的孤寂感。

但其实有道声音正和云寻岚说话——

系统从自身实际遭遇出发, 再联系昨晚云寻岚对虞沉的那番解释,总结道:“你转移重点真的很有一手。”

云寻岚停下来回摆弄模拟战场接入盔的动作,“我有吗?”

系统控诉道:“你有。”

那机械的音色之中竟有些许委屈情绪。

云寻岚听乐了,勾着唇角低低笑起。

系统继续幽幽感叹:“你已经很久没有想起我了。”

“但你无时不在。”云寻岚把接入盔举高, 捧到眼前平视端详, 问系统, “小居, 你觉得我还有可能拿到及格分吗?”

这个问题云寻岚也问过虞沉, 虞沉给他的回答棱模两可,充满着猜测和不确定性。

而系统给他的回答则要坚决果断许多:“常规考试, 永远不可能——因为我将永远与你同在。”

“是的……”云寻岚也轻声叹息道, “常规考试大概永远不可能了……”

不过虞沉晚上回宿舍后, 云寻岚仍然和他一起进入了虚拟战场进行实战测试。

虞沉更改设定数据, 先将特殊背景战场里的他和云寻岚的队伍人数增加到五人,再退回到最初的两人——两回, 云寻岚都拿到了高分成绩, 很好的完成了任务。

就如青年所言那般:影响他成绩的主要因素,似乎并不在于人数,只在于背景。

虞沉只要剔除特殊背景设定, 将战场转回为《战争心理学》的正常考试模式,云寻岚就会在第一关卡住——他始终不肯听军令出宿舍门。

于是今晚的补课依旧没什么实质性进展。

好在云寻岚这种情况虞沉不是第一天知道,如今的他,已经能够坦然面对屡次考零分的老婆了,不会再由于老婆成绩太差而被折磨得硬不起来了。

www.youxs.org,www.youxs.org。

所以云寻岚今夜又顺顺利利地完成了日常任务。

次日醒来,腰却有点酸软。

可昨晚他们没用跪姿,他也没给虞沉做标记进行信息素交换,男人筑巢本能未发作,半夜睡觉姿势就不扭曲,云寻岚从别人身上挑不出毛病了,这才愿意承认医疗团给他光脑手环的静音模式初始设定时长为三个小时,不是没有道理的。

幸亏自己驾驶机甲的方式与alpha截然不同,这点不适不会影响他今晚八点和虞沉对战。

云寻岚甚至觉得自己状态还挺好,而虞沉应该是中午才接到了云寻光下达的对战指令,在午饭期间给云寻岚发简讯说:【虞沉:岚岚,今晚我不用加训,但我也不能早点回来给你补课,太子殿下给我发布一个任务,我得登录机甲驾驶模拟平台,和一位叫做“狂客”的机甲师打公开对战赛。】

虞沉事无巨细地给云寻岚汇报自己的日常行踪。

www.youxs.org,www.youxs.org,需要alpha伴侣时刻陪伴。

云寻岚虽然不是omega,但虞沉认为无论伴侣是alpha、beta还是omega,给足对方安全感都是有必要的,最重要的是……虞沉希望云寻岚来看自己比赛。

哪个人会不想在恋人面前展现出自己最优秀的一面呢?

虞沉暗示云寻岚:【虞沉:我的机甲驾驶模拟平台化名叫做“死兆星”。】

【云寻岚:好,我会准时看宝宝你比赛的。】

——光看没用啊,要加好友呀。

虞沉感觉云寻岚没看懂自己的暗示,便想着自己主动些算了:【虞沉:岚岚你的机甲驾驶模拟平台名叫什么?我们加一下好友吧。】

【云寻岚:好,等你打完就加。】

诚如系统所说,云寻岚这个人一向很会转移重点:【云寻岚:对了,我看到很多人都在讨论狂客和宝宝你谁会赢,他们说狂客的赢面更大,可我不想压他。】

【虞沉:你别听那些人胡咧咧,要压肯定压我,狂客赢不了我的,我没有败绩。】

【云寻岚:好的宝宝,我一定压你,你加油比赛。】

云寻岚在简讯中这么对虞沉说,他登上机甲驾驶模拟平台后,也确实去下注池那里压了虞沉,没压自己。

只不过他压的不是虞沉赢,而是虞沉输。

简闻溪雇佣的团队一直在帮忙炒作“狂客”的热度,云寻岚自打公开赛以来又一路高调,相较之下,“死兆星”这个名字就没什么名气了,大家下注也是压狂客赢的更多,即使两个人的可查公开对战记录里都是百分之百的胜率。

毕竟狂客和对战都是什么人啊?全是联赛前三的机甲师,低于前三名的机甲师他都不应战,每次对战时长还都没超过半个小时,这样完美的战绩,打法又疑似师从银河帝国皇帝云栖鹤,任谁来看都会觉得他必赢。

而死兆星呢?

他公开对战记录里什么水平的机甲师都有,联赛前三有、完全没拿到过联赛名次的也有;至于对战时长,最短是五分钟,最长是三个小时;打法前期多变,没有固定流派,中期很像星云联邦曾经的霍愫将军,后期则可用“阴暗逼”三个字概括,不止特别能苟,还喜欢突然捅刀。

加上他联赛夺冠都是六年前的事了,夺冠以后这个号基本也没再上过,六年来居然没一场公开战绩可查,众人就觉得他应该年纪蛮老了,还是冉冉升起的新星“狂客”胜算更大些。

就连近卫军的几个alpha也是这么觉得的,因为狂客打败了克喀山谷。

别人不知道克喀山谷的真实身份,他们是知道的啊。

倘若没这一茬,他们怎么说都得支持虞沉一下,如今嘛……他们就谁也不压,一行人全都不下注,只对虞沉说:“虞沉,你好好加油比赛,如果狂客是日冕帝国的机甲师,你就干爆他;如果他是星云联邦的机甲师,你也干爆他;如果他是咱们这边的机甲师,那你们俩谁干爆谁都无所谓,不过下注我们就不下注了,感觉压谁都不太合适。”

虞沉挑眉:“有什么不合适的?压我赢很难吗?”

“你能赢吗?”傅炎熙反问道,“人家连尹翦少将都打赢了,你赢过尹翦少将吗?”

虞沉如实说:“我都没有和尹翦少将对战的机会,怎么赢他?”

“好,既然你那么自信,那我们就压你。”傅炎熙妥协了,“但我觉得肥水不流外人田,我们别在平台上下注了。”

虞沉问他:“那你想在哪下?”

“就在这啊——”

傅炎熙用光脑简单做了个下注盘,投影到桌面上,又点开一个购物预售链接对虞沉说:“香香梦境公司下个月要发售一款内置香薰荔枝玫瑰花睡眠抱枕,我压你输,如果我赢了,你就给我买这个。”

“哇,这个好这个好!”www.youxs.org,“虞沉,我也要压你输,你输了就给我们买,你赢了我们就给你买。”

陆幽举手:“加我一个。”

姬柏举双手:“还有我。”

宋听硚:“好好好,赌注是这个的话,那我和我哥也要下注了。”

虞沉:“……”

好什么好啊!

“不行,换一个赌注。”虞沉坚决不同意。

“不换!”桂言也坚持到底,“我们就要赌这个。”

虞沉阴着脸:“我不和你们赌这个。”

傅炎熙来了一招釜底抽薪,孤立虞沉:“那我们不带你玩。”

“……我操。”虞沉欲骂又止,最后咬咬牙,还是加入了赌局,“行,我赌,我赢了你们不仅要给我买,你们还得对天发毒誓,你们不准私底下买。”

傅炎熙问他:“要是你输了呢?”

虞沉一字一句道:“没有这种可能。”

本来云寻岚来看他对战,他就不能输,现在近卫军们赌注玩得这么大,他就更不能输了。

虞沉在傅炎熙那下注压了自己赢,登上平台后也压了自己赢。

而一个被窝里睡不出两种人。

虞沉在对近卫军同事们信誓旦旦说自己不会输的同一时刻,云寻岚也正用光脑,给挚友简闻溪发:【闻溪,你继续压我赢就好了。】

还压狂客赢吗?

可“死兆星”是虞沉诶……云寻岚打他的时候,真的不会下不了手吗?

简闻溪犹豫了。

压狂客赢吧,赔率低,赚的不多。

压死兆星赢吧,赔率是高,输的风险却很大。

简闻溪回忆着自己看过的恋人彼此相爱相杀类型的小说、电影和漫画,这些作品里面经常会出现一种情节,那就是情侣双方大打时,一方可能会因着心软一时失神,继而不慎输给另一方。

如果云寻岚不知道“死兆星”是虞沉,那么他铁定压“狂客”赢,偏偏狡猾的太子殿下提前把这一消息告诉给了云寻岚。

简闻溪认为这是云寻光“攻心为上”的计谋。

作为挚友,他该相信云寻岚,但作为一个商人,简闻溪决定相信自己的分析和判断——谁都别压。

故简闻溪最终给云寻岚回复了四个字:【你加油哦。】

倒是云寻光态度大变,反过来催促云寻岚:【浮圆子:你压自己赢了吗?下注池还有十分钟就停止下注了,你没压的话快去压。】

【狂客:压了虞沉输,皇姐你呢?】

【浮圆子:你猜。】

【狂客:你不会没压吧?】

云寻光不回复了。

云寻岚也不再多说,关闭平台聊天窗口,抬眸看向站在对面备战区域的黑色机甲。

从外观上来说,虞沉的驾驶的机甲没有任何特殊之处,不像云寻岚那样对机甲的近战武器做了改造,他使用的是SS机甲原始装配的一把宽刃重剑,不是很适合他刺客流的打法。

不过云寻岚白天看过虞沉以前的一些对战记录,发现虞沉的打法不固定,他虽然常走刺客流,却也会根据对手的进攻风格进行改变,从这一点来说,使用原始近战武器,反而会方便他随时切换打法。

云寻岚就做不到这点。

他完全学了云栖鹤的打法,攻势大开大合,刚猛霸道,讲究一个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在绝对实力的碾压下所向披靡。

虞沉扛不住自己的正面攻击,云寻岚便推测这次对战,虞沉应该是全程走刺客流先苟着,再寻机找自己破绽,靠伏击奇袭取胜,否则正面对上,虞沉必输无疑。

而和自己的恋人对战,云寻岚没像之前那样慢慢等待赛前准备时间结束,他主动和虞沉搭话聊天:【狂客:你的机甲有名字吗?】

【死兆星:无】

【狂客:你不给自己的机甲取名吗?】

回完那个“无”字,虞沉就没理云寻岚了,仿佛他所有耐心,就只够打出一个字,甚至连末尾的句号都懒得标。

由于是公开赛,两位对战机甲师的对话所有观赛者都能看见,云寻光瞧着虞沉发的那个“无”字,直接笑出声了,也不管云寻岚在赛前准备时间段内,给他发私聊:【浮圆子:哎唷,虞沉这么冷淡?你没告诉他你就是狂客啊。】

【狂客:没说,怕影响他心态,你会说我胜之不武。】

【浮圆子:那我和你说这些,影响你心态了吗?】

云寻岚卡着点,在赛前准备时间结束前

随后,他便手持陌刀,如一道急坠的流星,顷刻间便闪至虞沉面前,携雷霆万钧之力竖直劈下,连周遭的空气似乎都被这把陌刀斩断,发出爆裂的破风声。

虞沉正面抗不住云寻岚这一击,他只能举剑格挡,同时利用肩部的能量集束步枪近距离瞄准云寻岚的核心动力源,倒逼云寻岚侧身防守,才屈膝半跪着滑出陌刀的劈斩范围。

然而下一瞬云寻岚就改劈为挥,将陌刀掷出却又不令其脱手,握着陌刀的尾柄横扫直击虞沉腰侧。

那摧枯拉朽的气势,追杀得虞沉没有一丝喘息空间,更无半寸回击余地,得靠远程抛射武器和助推焰连连闪避和云寻岚拉开距离,才能保证自己不会立即被青年斩碎。

“我靠……我第一次见虞沉对战开局三十秒不到就被打得这么狼狈。”

皇室近卫队除虞沉以外的alpha们,此刻都聚在食堂通过光脑投影围观虞沉和狂客的对决,看到这一幕,傅炎熙忍不住感叹:“他和狄克长官对战时都没这样灰头土脸过吧?我和虞沉对战一被他近身就死了,可他和狂客打,他完全近不了狂客的身啊。”

陆幽附声点头:“近身就得成两截。”

“那虞沉这场对战还按刺客流打法来赢不了吧?”洛蒂问,“问题是他远程狙击貌似也不行……”

虞沉的枪法是他们这批人中最强的,连狄克长官和虞沉对狙都占不了一点上风,但在跟狂客的对战中,虞沉就没从下风中爬起来过。

他拉开与狂客的距离后就直接架狙了,可第一发瞬狙被狂客用干扰弹拦下,后面闪移换位时的两发甩狙,则被狂客秀了一把什么叫“虐菜”,狂客都没用干扰弹,只一个侧身和偏头就躲开了疾啸袭来的枪弹。

桂言人看傻了:“虞沉那枪法连远狙都狙不中狂客啊。”

宋听硚也很激动地拍着哥哥的脑袋:“这反应速度简直变态……狂客和SS机甲绝对是完美共鸣!”

宋听砚不堪其扰,躲到一边说:“我看你也挺变态的。”

姬柏却不解道:“虞沉和SS机甲也是完美共鸣啊?”

“你这话说的,难道我们和SS机甲不是完美共鸣吗?”宋听硚对哥哥翻了个白眼,然后回答姬柏,“但狂客和SS机甲肯定是全程完美共鸣。”

www.youxs.org,将机甲的电子线路和自己的神经线路连接操控机甲,驾驶期间需要承受巨量痛苦,所以一个在启动机甲时能和机甲完美共鸣的机甲师,未必能在驾驶机甲途中,全程保持完美共鸣。

他们在被炮弹射中、受到猛烈冲击以及高加速度过载等状况下,与机甲的共鸣度都有可能暂时下降,无法全程保持完美共鸣状态。

而共鸣度下降,则意味着机甲师操控机甲会产生延迟,露出破绽,这个阶段被敌人击杀的概率便会大幅飙增。

宋听硚大胆猜测:“说不定狂客和SSS机甲的共鸣度也很高,90%都有可能。”

战场上,被狂客压制得像个见不得光,要四处躲藏的奸夫的虞沉,和宋听硚有着同样的想法。

狂客强悍的战力与反应意识,绝不是一个普通SS级alpha能有的水平。

虞沉还是头一回碰上这么棘手的敌方,远程打不着,近战就得凉,中程更别想——不保持住足够远的距离,他随时有被狂客逼近砍成两截的风险。

虞沉和狂客僵持了五分钟,也没能看到一点胜机。

他只能继续和狂客来回拉锯,互相消耗,看谁的体力先撑不住,和机甲的共鸣度下降。

然而这个时间,总计时不能超过三十分钟。

因为按照他们目前的战斗强度来算,三十分钟,就是一个SS级alpha的极限,超过这个时长,他就必须故意假装与机甲的共鸣度下降,产生延迟现象。

除非他是个SSS级alpha。

眼看着与狂客对峙的总时长,逐渐接近三十分钟的底线,虞沉烦得又要进易感期了——这局对战他输不了,却也赢不成。

可是他老婆在看呢!

那么赢不了和输有什么区别?!

他还大言不惭叫云寻岚在下注池压自己赢……

想到这里,虞沉实在是绷不住,被自己尴尬得分神了一霎。

而厮杀场上战机瞬息万变,哪怕虞沉只出神了万分之

开阳,是虞沉服役原军团的名字,乍一听好像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但开阳星有一颗辅星,名叫“开阳增一”。

这颗星星光线黯淡,时隐时现,古人在征兵时,便用这颗星星来进行视力测试,若能看见这颗星星,就代表视力合格,可以入伍。而战争残酷,一旦上了沙场,又有几人能回?

久而久之,人们便把开阳的这颗伴星,视作与死亡有关的不详之星,称其为“死兆星”,寓意辅星一现,死兆即临。

开阳剑中藏辅剑,难怪虞沉敢叫“死兆星”这个名字。

云寻岚扯了扯唇角,怔怔地退出战场,在机甲仓库里发呆。

光脑AI管家提醒他,虞沉跟简闻溪都在给他发消息,云寻岚却谁都没看,只在机甲驾驶模拟平台上点开了和云寻光的聊天框——

【浮圆子:你们俩我的确谁都没压,不过平局嘛,是庄家通吃,我开的下注池,我赢了。】

【浮圆子:你呢?】

【浮圆子:云寻岚,你打的那是平局吗?】

推荐阅读:

老爹绑我去当兵,全军求我当教官林辉赵明远 寻诡者 老实人逆袭2003 神州战神 都市无极仙医 山野小邪医 人在美漫,看起聊天群 韩阳寒阳破晓 真视黄金瞳 夭生 我的老婆是杨玉环 假面娇妻 为长生 小尾巴很甜 至暗时期 原始:从野蛮到文明王伟花姑娘 天师修武 他的掌中娇 林靖玗奚方池 锦姝缘 恶魔阵营 韩娱再起 开局给汉武帝直播世界地图 叶云苒傅北爵 女神的超级侍卫 幸臣 无限统御 于晴空热吻 家产败光后,老祖宗揭棺而起 我在游戏竞技场里修个仙 地球第一领主武松武大郎 星相天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